邓志浩

吴听彻

王馨平

藤田惠美王光良

  王守义本想着趁冬至这天大赚一笔,存点钱过个好年,结果爷四个在刺骨的寒风中冻得直哆嗦,喊了一天,手脚冻坏了不说,到天黑才卖了一块多钱,王守义看着快被冻成冰棍的儿子们,又低头看看手里的一块钱,他一句话没说,那晚王守义一夜没睡。